有关记忆的声音

“大屠杀之夜”已经过去80年。专家们警告说,记忆或许会变得淡漠。

绊脚石:纪念大屠杀牺牲者
绊脚石:纪念大屠杀牺牲者 dpa

记忆是个人化的,记忆是政治的,记忆令人不快。遗忘很容易。1938年11月9日,德国的犹太教堂燃起熊熊烈火。在这个“帝国大屠杀之夜”,商店被破坏,犹太公民遭受袭击、羞辱和杀害。如今,德国全国在这一天纪念十一月大屠杀中的牺牲者。专家们警告人们不能遗忘。

Dr. Meron Mendel
Meron Mendel是美因河畔法兰克福安妮-弗兰克教育中心的负责人,以色列人。他曾在德国攻读教育学。

Meron Mendel(梅龙·门德尔)博士

“出于尊重,人们必须记住人类在这场浩劫中犯下的罪行。这是我们对牺牲者、对幸存者、对他们的亲人的亏欠。也是对我们自己的亏欠。五十年代初以来,社会中定期出现‘做最后了断’的呼声。当人们要求‘记忆政策180度转向’时,其所表达的愿望是,取消对国家社会主义牺牲者的纪念。这种一个时代能被终结的观点有违一切历史研究的发现。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大型历史事件的影响延续至今。

Professor Ulrich Herbert
Ulrich Herbert是弗莱堡大学的近现代史教授,莱布尼茨奖获得者。他出版了大量有关纳粹时期的作品。

Ulrich Herbert(乌尔里希·赫伯特)教授

“‘记忆’这个术语也包含了一个误解。如今大多数人都无法‘记住’纳粹时代,因为他们并未亲身经历。因此,他们有赖于认识的传播,有赖于知识。在以色列,当我问:对于纳粹时代,如今的德国青少年应该做点什么,我得到的回答是:什么都不要,他们只需有清晰的了解就可以了。”

Katja Demnig
Katja Demnig是纪念性艺术项目“绊脚石”的教育工作人员,也是冈特-德姆尼希-痕迹-基金会的理事会成员。“绊脚石”通过街道景观纪念大屠杀牺牲者。

Katja Demnig(卡佳·德姆尼希)

“一种鲜活的记忆文化并不是引发人们对某些国家和民众的指责,而是回忆那些引发残暴战争、带来无尽痛苦和造成数百万人牺牲的重大事件。这是对所有人的警示,也是所有人的重要财富,能避免以同样方式重复过去的错误。有一些国家在纳粹时期之后没有积极地进行自我批判,并竭力维持所谓的历史中立性,由此释放出一个不好的信号。”

© www.deutschland.de

Newsletter #UpdateGermany: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