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政界对难民危机做出的反应

2015年初夏开始,到达德国的难民数量急剧上升。联邦政府行动果断,最重要的决议一览。

2014年与2015年新旧交替之际,来自近东与中东的难民潮还相对温和。2015年初,由于联合国难民署(UNHCR)无法再提供足够的资金来保障供给,生活在叙利亚难民主要收容国如土耳其、黎巴嫩、约旦难民营中的人们的状况开始急剧恶化,越来越多的人踏上了前往西欧之路。

预测翻倍

2015年6月18日,联邦总理Angela Merkel(安格拉·默克尔)与各州州长在首次“难民峰会”上会面。在联邦政府做出到夏季难民数量最多为40万人的估算之后,8月16日,联邦内政部就将预测提高了一倍。7月,德国政府机关已登记超过83000名难民。9月4日,联邦总理Angela Merkel宣布,滞留匈牙利的上千名难民不用审核及启用德国避难程序法就可进入德国。这一做法使得《都柏林第三公约》名存实亡,按照该公约,寻求避难者首个入境的欧盟国(外加挪威、冰岛、瑞士、列支敦士登)应承担审核避难申请的义务。

欧盟希望分摊难民

9月22日,欧盟成员国各内政部长在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与罗马尼亚反对的情况下通过决议,在2017年之前在各成员国间完成12万难民的分配安置。9月25日,德国联邦议院通过决议再额外提供20亿欧元用于难民救助。

新的一揽子法律

10月6日,德国总理府办公室主任Peter Altmaier(彼得·阿尔特迈尔)被联邦内阁任命为难民事务“政策总协调人”。各联邦部委被赋予了明确的职责分工,联邦内政部对全局的战略分配负责,外交部及联邦经济合作与发展部负责消除造成难民与移民的根源。10月24日,一揽子的避难法获得通过,该法将加速避难审核程序,减少不当的鼓动。对于那些没有居留可能的申请者,当前用于满足个人生活所需的救济金将在未来尽可能地以实物形式提供。对于那些拥有良好居留前景的申请者,应让他们尽早融入劳动力市场。州和地方政府获得减负,相关费用由联邦政府承担。阿尔巴尼亚、科索沃和黑山被认定为安全来源国。

额外的经费

11月5日,联邦政府决定设立避难中心实施申请认定程序及遣返工作。由于巴尔干国家已准备重新接收被遣返者,那些被拒的避难申请者的遣返工作将会容易很多。从10月10日开始,联邦内政部及联邦移民与难民署(BAMF)将重新启用《都柏林第三公约》。联邦政府再额外提供10亿欧元用于难民救助。

欧盟-土耳其峰会

11月30日,欧盟与土耳其通过了致力于克服难民危机的行动计划。鉴于30亿欧元的资金援助和给予土耳其公民在欧盟内部的一系列方便政策及土耳其入盟谈判的深化,土耳其保证不仅将改善难民营的状况,而且会严厉打击组织偷渡的蛇头,并从2016年夏季开始重新回收来自第三国的移民。

在阿富汗的宣传运动

11月,德国外交部在阿富汗启动了针对蛇头讹传与谎言的宣传运动,该运动将通过海报及社交媒体对那些打算逃亡到德国的阿富汗人开展宣传。

难民证应运而生

12月,联邦政府决定引入难民证,该证除了登记姓名、出生日期、出生地及国籍之外,还将存储其他信息,目的是加快避难者的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