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选民把脉

民意调查专家Matthias Jung讲解选举预测如何产生,为什么有时会出错。

2017年联邦议院大选:选举研究团队负责人Matthias Jung
2017年联邦议院大选:选举研究团队负责人Matthias Jung dpa

问卷调查不是预测,估算不是选举结果。选举研究团队负责人Matthias Jung解释民意调查如何运作,以及他和他的团队在联邦议院大选前必须注意什么。

“我们如何为联邦议院大选做准备?彻底地!因此我们在将近一年前就开始进行规划。首先,我们必须处理历次选举的统计材料,然后进行一次抽查,选区是随机挑选出来的。在这些选区,我们将在选举日询问刚刚进行了投票的选举人。其结果是18点预测的基础。因此,联邦议院大选也是一次物流的挑战:这一天将有900个采访人在外出勤。

我们尽量依靠我们的细致认真和经验来避免出错。

选举研究团队的负责人Matthias Jung说。

不过,9月24日不应该成为选举研究团队紧张的原因:问卷、预测和选举分析是我们的日常工作。不论是在某一个任期内还是在临近选举的时候,我们都定期随机致电1250名有选举权利的公民,用详细的问卷来测定政治气氛。所谓的“投射”就是在这个基础上进行的,例如我们会考虑和权衡被访者和党派的关联,还有他们的策略考量。我们以这种方式计算出,假如在接下来的周日进行联邦议院选举的话,将会产生哪个选举结果。

根据概率规律,通过选取对象的随机性和被访人充足的数量,我们得出的结果是有代表性的。我们尽量依靠我们的细致认真和经验来防止出错;特别是针对民粹政党和极端主义政党,必须要考虑到会有很高的隐蔽数字,因为他们的追随者不总是会表明他们的立场。这在加权计算时要考虑进去。尽管如此,对数据的解读还是应该更多让专家去做,这样就可以避免出现像英国退欧公投和美国总统大选那样的误判。

很重要的一点是:在选举前的问卷不是预测!它反映了问卷那个时刻的气氛,但是没人可以预感到世界性的政治事件。只有在选举日那天,我们才说是预测。和问卷调查不一样的是,预测根据的是已经进行过的投票行为,而不是仅仅基于投票意愿。在选举点关闭之后,我们通过估算来进一步靠近选举结果,估算是以官方的票数清点为基础,之后就是我们进行选举分析的时间了。

记录:Christina Pfänder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