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法相同还是不同?

不同世代的人在联邦议院中为什么而争论?向议员中最年长者之一和最年轻者之一提问。

Herbert Wollmann 与Merle Spellerberg自 2021 起担任联邦议员。
Herbert Wollmann 与Merle Spellerberg自 2021 起担任联邦议员。 photothek.net / Luise Schmiedichen

Herbert Wollmann70岁,社民党)是联邦议院中最年长10位议员之一Merle Spellerberg25岁,Bündnis 90/Die Grünen是最年轻10位议员中的一场关于他们政治关切的访谈。

您这一代的重大议题是什么
Wollmann:重大议题包括养老金的保障、气候危机和医疗卫生。气候危机是一个跨世代的议题,是未来48年我们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人们希望我们能着手解决这个问题。

Spellerberg:我这一代的重大议题是气候危机和公正,这也是个世界性的议题。它不仅关乎社会公正,也包括对抗种族主义、右翼极端主义和反犹主义。代际公正也应有一席之地。这个世界的现状靠的是几代人的积累。

 

 

在这届议会任期里,您认为有什么机会做出改变
Wollmann:我觉得养老金政策方面机会很大。至于气候危机问题,其实要在联邦层面找到解决方案一点也不难,但是会遭遇阻力,例如地方层面会反对将电力从北方输送到南方的输电线路建设。

Spellerberg:我觉得机会很大,例如在女性主义外交政策。同时我们还不能把经济和气候对立起来。同时我们还必须在国际层面上处理这些议题

您如何看待另一代人眼中的重大议题,你们又如何走到一起?
Wollmann:我并不觉得存在典型的代际冲突。“周五为未来”运动促使人们更多地关注气候危机的紧迫性。只不过年轻人在这方面的诉求在民主制度下无法立即付诸实施。

Spellerberg:我们现在有机会在之前几代人奋斗的基础上前进。争取气候保护的斗争并不是从“周五为未来”运动才开始的。冲突的主线并非存在于不同世代之间。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