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可以学习民主吗?

联邦政治教育中心:一位前民运人士负责政治教育。请您阅读这里了解,他是否认为人们可以学习民主。

Thomas Krüger
Thomas Krüger bpb/Martin Scherag

Krüger先生,人们可以学习民主吗?

Thomas Krüger: 民主在每个人身上都埋下了种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当一个人在一个共同体中表达自己的利益时,不论是在家庭、朋友圈还是邻居中间,都已经是一个商议的过程,每个人在这个过程中都必须妥协。人们要学习民主的程序和规则。

那么,人们可以教授民主吗?

任何情况下都可以!政治教育的历史表明,政治教育对于德国人性情和态度的改变都是一个很好的工具。盟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要求德国洗心革面。简单来说就是,盟军想通过去纳粹化的教育来造就民主人士。当然,教授民主以及通过民主进行教授,随着时间发生了改变和发展。联邦政治教育中心和各州的政治教育中心始终以重大社会主题为导向。起初,关于纳粹历史的争论是重点,然后到20世纪70年代是教育论战,80年代重点在环保与和平运动,接着从90年代起以欧洲为主题。所以说,政治教育的主题始终和联邦德国社会的状态息息相关。

我们应该不受任何政党的工具化开展政治教育。民主基于自由的基本权利,而自由总是有多种方式。

您本人也曾必须学习民主吗?

我曾经必须也希望学习民主。之所以必须,是因为在民主德国也推行“政治教育”。然而是作为煽动和宣传,目的是让公民走现实社会主义路线。那个时候还有一种非正式政治教育,那正是我想要的。很多东德人已经开始自我政治教育,在阅读圈、在讨论小组或者邻里之间。于我也是这样。在20世纪70、80年代的和平与反对派运动中,我也一直这些圈子里活动。我们了解了所有立场,我们阅读所有能获得的书籍。不应该低估东德人,他们从所能获得的所有渠道进行自我政治教育。

如何教那些对民主没兴趣或者教育水平低的人学习民主?

我们必须谨慎对待这些概念,因为它们很容易有贬低的意味。当然政治在不同社会文化环境中反映出的水平完全不同。我们为此制定了特殊的项目,针对不同学校类型,旨在接触到那些看书少的人。对于他们,我们更多采取动画、图片导向的而不是以文字为基础的教材。

德国每个孩子都从学校课堂中认识了联邦政治教育中心的小册子......

很可能。不过媒体的变化对政治教育也是一个挑战。不过如今我们也能接触到以前几乎无法接触到的人,那些只经历了政治的坏处,或者在学校学习没有成功经历而只有个人失败经历的人。我们可以给他们提供一些以前不可能的服务。比如,我们和私人电视台合作制作电视系列片。这些片子乍一看和政治无关,但是其中会出现极端主义、极端右翼主义、排外、种族主义的主题,并进行讨论。这个方法很有效。我们最大的成功来自于Youtube上的网页视频。在那里,有影响力的人取代专业教师,用完全不一样的、自己的信仰去影响特定人群。那里的主题也有极端伊斯兰主义、极端主义、极端右翼主义,或者柏林墙倒塌的后果等。

无一不是非常复杂的主题......

民主参与、公民参与的很多形式从一开始就是复杂的。它们和复杂的程序有关,比如建筑规划。调查显示,更多是受过教育的人在参与。但是参与可以用不那么复杂的方式来构建。比如,Wahl-O-Mat的选举辅助系统,公民可以在线通过对38个主题的评估发现哪个政党最代表自己的看法。这种服务以教学的方式简化党纲,并且让人们以有趣的方式就政治主题展开讨论。Wahl-O-Mat系统惠及数百万人,成为一种民主的大众运动。它对于那些不是每天都接触政治的人也适用。我们的任务是创造门槛低的方式让人们参与到民主中来,而不是将其排除在外。

您如何衡量您工作的成效?

衡量效果是一件困难的事,因为民主的接受度并非只取决于政治教育。不过我们可以衡量,人们是否使用了我们提供的服务。我认为,政治教育更多在质的方面发挥作用。您看气候讨论,它发动了很多年轻人。很多人都是用联邦政治教育中心的材料来形成自己的观点,这个从问询和阅读数可以很清楚看到。我们介绍背景、信息和关联性。政治教育在这里的贡献是,将讨论的质量提高到一定水准、用不同论据展开争论。这很接近哲学家Immanuel Kant的那句话:“勇于求知吧!要有使用你固有知性的勇气!”

德国政界对联邦政治教育中心的工作满意吗?

这对于我来说不是问题。我们开展政治教育,不受任何党派或政府的工具化影响。我们展现政府立场以及反对派立场。我们从组织上通过设立不同委员会确保不受政党或政府的工具化影响。另外,从20世纪70年代起,我们的工作基于三项原则。“争议信条”原则要求我们原样反映所有社会中有争议的话题。“征服禁令”要求我们,不能进行具有煽动性、宣传性和片面的启蒙。“学习者导向”要求我们,根据人们的能力和教育水平培养人的政治分析能力。政治教育不可以成为精英专属活动。公民应该了解足够的论点来形成自己的有理由的观点。您知道,民主是基于自由的基本权利,而自由总是有多种方式。

访谈记者:Arnd Festerling

联邦政治教育中心

联邦政治教育中心(BpB)隶属联邦内政部,旨在“巩固民主意识、增强政治参与的意愿。”其最重要的出版物有《政治教育信息》。另外还有丰富的材料集和针对儿童、青少年和成年的纸质及数字服务。它还提供视频和新闻简报。联邦政治教育中心举办讨论课和会议。在国际上参与欧盟公民教育网络(NECE)和阿拉伯世界公民教育网络(NACE)。

www.bpb.de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