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们讲解病毒的病毒学家

在新冠疫情中,德国的政府和民众听从柏林夏里特医学院研究人员的意见。

Christian Drosten
Christian Drosten dpa

2019年底,关于一种新型病毒疾病的消息开始在推特出现。柏林夏里特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所长Christian Drosten教授和他的团队马上就推测出这可能是一种冠状病毒。

在那个时候,48岁的Drosten是一位知名病毒学家,在国际病毒学界赫赫有名,但圈外几乎无人知晓。不久以后他就成了德国最富有影响力的人之一。人人都认识这位向政府和民众深入浅出地讲解疫情的科学家严肃的脸。无论是默克尔总理、联邦内阁、州政府还是地方当局都听从他的建议。在这些日子里,他骑着自行车匆匆奔波在研究所、总理府和电视演播厅之间。

Christian Drosten在柏林夏里特医学院的实验室里
Christian Drosten在柏林夏里特医学院的实验室里 dpa

据称联邦政府“很高兴能找到这么一个人”。他的话语有分量,他的推测都经过斟酌。Drosten做出了令人不安的预测,但从不危言耸听。他的沉着令人安心。只有当他偶尔笑一下的时候,人们才意识到他其实不怎么笑。

Drosten来自德国西北部的埃姆斯兰地区,出身农民家庭。他结束医学学业后来到汉堡,在国际著名的汉堡-伯恩哈德·诺希特热带医学研究所工作,并在2003年研发了第一个Sars试剂。三十多岁时他来到波恩担任研究所所长,2017年被挖到柏林夏里特医学院。

我们勾画出了一条陡峭的学习曲线。

Christian Drosten,柏林夏里特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所长

如今Christian Drosten已经身处政治决策的艰苦战场之中,但他仍然强调自己的独立性。他说自己绝不能像机关领导或部长那样遇到不确定状况就往后退。他的行为有点终身制教授的“学术固执”,有时候这可以让他得出“大胆”的推论,他自己也如此说。

在冠状病毒消息首次出现后的12个星期里,Drosten对这种病毒有了许多新的认识。“我们勾画出了一条陡峭的学习曲线”,他说。他让举国上下一起参与到了这个过程中,在有些方面也做了一些修正,并不隐晦。“我想得太简单了”,最近他还这么说过。他指的是自己一开始怀疑关闭学校是否有意义。每个工作日他都录制半小时播客,与人们分享他的认识。他希望以充分的背景信息和关联来解释一件事,而不是像许多媒体报道一样,只用寥寥数语。

Christian Drosten和联邦卫生部长Jens Spahn和罗伯特-科赫研究所主任Lothar H. Wieler (右)共同出席新闻发布会。
Christian Drosten和联邦卫生部长Jens Spahn和罗伯特-科赫研究所主任Lothar H. Wieler (右)共同出席新闻发布会。
dpa

埃姆斯兰人声称自己千杯不醉、坚定不移。Drosten的酒量如何不得而知,我们只知道他在酒馆里出于卫生原因只喝瓶装啤酒,他自己在播客里也这么说。至于他的坚定不移,在过去的这几个星期里大家都已亲历了。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