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讨论明日学校

青少年如何组织起来表达自己的关切:联邦中小学生大会的Dario Schramm(达里奥·施拉姆)接受采访。

慕尼黑一所文理学校的课堂
慕尼黑一所文理学校的课堂 picture alliance/dpa

Dario Schramm联邦中小学生大会秘书长。他刚刚从贝吉施-格拉德巴赫的一所综合学校毕业。他已任学生代表多年。

Dario Schramm:“看到了许多变革的可能性”
Dario Schramm:“看到了许多变革的可能性” Blackbird Visual

最初是否什么事激发您投身于此?
是从八年级开始的。当时,我根本不关心大的教育政策问题 -- 我只是对我们学校食堂的饭菜不满意,并致力于寻求更好的解决方案。此后,我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变革的可能性,并投身其中 -- 首先是在地区,然后在联邦州,最后到联邦层面。

教育在德国由联邦州管辖 -- 联邦中小学生大会的作用是什么,其主要议题又是什么?
来自各个联邦州的中小学生代表在聚集一堂,对我们的立场进行表决,我们将面对政界共同代表这一立场。鉴于联邦选举,我们刚刚拟定了一份13页的诉求清单:我们关注的问题涵盖了从增加反对种族主义项目到发展学校社会工作,以及数字化等广泛领域。

 

新冠大流行中,贵组织主要致力于将其对中小学生的影响降到最低 -- 此举是否成功?
20215月,联邦政府通过了一套针对儿童和青少年的补习方案。虽然这套方案没有百分之百地体现我们的愿望,但我们得以推动一些问题的解决 -- 例如为补习提供资助。

联邦中小学生大会是否也在国际上开展交流?
我们是欧洲的上层组织国家中小学生代表组织OBESSU的成员。我们很想看看其他国家的学校系统是如何运行的,尤其是在新冠大流行的背景下。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