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世界的希望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属的终身学习研究所致力于让人们不停歇地学习。Arne Carlsen(阿恩·卡尔森)所长谈挑战与愿景。

Carlsen先生,我们去上学,我们学习一门职业,直到某个时候我们就歇下来了。为什么我们应终身学习呢?

终身学习的理念基于各个年龄组和生活领域人的学习与生活的结合,这些人有着完全不同的需求。与此相应,紧接着的是支持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这是一个全面的方案,它把教育、劳动、共同体和健康等领域也包括在内。目标是:为所有的人创造教育机遇。“学会学习”,这使得他们能自主确定本人的受教育途径。

在此过程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属的终身学习研究所(UIL)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终身学习研究所是联合国下属的唯一一家经授权在全世界范围推进终身学习的机构,关注点是成人教育与继续教育以及所有人的扫盲与非常规基础教育。重点针对边缘化和弱势的群体。这个研究所旨在帮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改善其政策和战略,以及实施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例如在德国,难道不是有许多人对终身学习理念的反应不是那么积极吗,因为他们高兴的是他们顺利完成了中小学就学时光?

我们高兴地了解到,在德国,人们总体上非常热情地参与终身的学习和教育活动。您就想想国民高校(VHS)!它是多学科终身学习方案的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在这个过程中,学员不仅学习社会、政治和职业技能,而且也改进他们的日常生活能力。终身学习是重要的,它能使人们在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里找准定位。

并非所有的欧洲人都有动力不断接受继续教育的。为什么有些社会环境就如此难以通达?

最新数据显示,在德国,继续教育活动的参与率为7.9%,低于欧洲平均水平。但是,德国在教育领域总体上是取得了进步的。丹麦、瑞典和芬兰是欧盟国家中值得称道的例外情况,那里的人们在特定时期里的参与率达到了四分之一乃至三分之一。此外,参与率超过15%的只有法国、荷兰、英国与北爱尔兰。与此相反,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克罗地亚、斯洛伐克和希腊的参与比例在3.0%或以下。恰恰受教育水平低的人,是继续教育措施最难以通达的。这有点像所谓的马太效应:谁已经受过良好教育,谁也就会更多参与继续教育。因此,重要的是改善受教育的途径。

从何时开始接受教育,这在当今为何如此重要?

当前的研究强调早期学习的重要性。普遍被认可的情况是,人从摇篮学到高龄,以及非常规的学校教育是一个重要的学习场所。但是,学习不应局限于中小学校:它可以灵活地在工作岗位上、在家里、在公民社会组织里和在志愿性工作里进行。终身学习有助于促进包容性和可持续经济增长,而且能够为和平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和文化发展做出贡献。德国的中小学体系以及许多其他国家的中小学体系促进学习的四根支柱:学会发展个性;学会学习;学会行动与工作;学会与其他人共处。我相信,伴随生命的学习应覆盖社会所有领域。在此基础上,人类才能充满希望地推动进步,并动手改变我们的世界,创建一个可持续的未来。

世界在发生变化,移民催生了新的受教育经历。终身学习研究所如何应对这一现象?

终身学习研究所在过去几年里将优先项放在非洲和性别平等上,并奉行一项全面的青少年战略。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承认非常规教育与常规教育的要求,终身学习研究所设了一个负责承认、有效性审查和许可的全球观察站(Global Observatory of Recogni­tion, Validation and Accreditation)。它收集和推广最佳实践,并致力于让教育机构和雇主提供的学校外教育能和常规教育一样得到承认。这在当前欧洲移民潮情况下显得特别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