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 -- 珍贵的财富

为什么有移民背景的人在德国会去投票。其中三位讲述其参与投票的原因。

在投票点前的等待(2020年存档照片)
在投票点前的等待 picture alliance/dpa

9月26日,德国将选出新的联邦议院。6040万人有资格投票,估计其中超过百分之十二的人,约740万,具有移民背景。他们中的三位在这里告诉我们他们将去投票的原因。

“当我第一次有资格投票时,我相当兴奋”,Alexander Davydov说。“我去投票是为了让我的选票发挥作用,这种感觉很刺激,它真的很重要。”1993年,当他5岁时,他父母带着他和他的弟弟从圣彼得堡来到德国。苏联解体后,那里的犹太人越来越多遭受到反犹主义,作为“配额难民”,他们中的许多人能够移民到德国。他父亲会说德语,在上学时学的。工程师父亲在多特蒙德找到了工作,Alexander在那里长大。投票在家庭中一直非常重要。“我父亲总是投票给支持家庭的政党,他希望我们有安全感,并迅速拥有一栋独栋房”,在法兰克福担任体育编辑的Davydov说。2001年,13岁的Davydov入了籍。高中毕业后,他参加了联邦国防军,后来周游世界。他背包穿越亚洲、大洋洲、西非和中东。他仍然喜欢旅行。“我去过世界上70多个国家,去过独裁国家和王国。对我来说,生活在一个民主国家并有权投票,就像每次旅行后喝上第一口水龙头里的水,无比珍贵。"

生活在一个民主国家并有投票权,这对我来说无比珍贵

Alexander Davydov,体育编辑

20世纪70年代初,Sevgi Sanna在婴儿时期就被放到母亲的手提行李中,从西南黑海海岸来到德国。她父亲在巴登-符腾堡州从事建筑工作,并把家人接到身边。“一个典型的客工故事”,现年48岁的Sevgi说。如今,她住在美因河畔的法兰克福附近。她说:“我19岁时成为德国人。”她母亲和七个兄弟姐妹也在20世纪90年代选择了德国公民身份,父亲没有。“他始终只把自己看作是德国的客人,后来又回到了他的老家。”在享受其辛勤工作成果的梦想实现之前,他就在土耳其去世了。母亲动摇了很久,但最后还是留在了她的孩子和孙儿身边。Sevgi高中毕业后上了大学,现在在一家银行工作。“当我第一次有权投票时,那场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让我在德国真正有家的感觉和归属感”。她参加了每次选举。她说:“土耳其人在政治上非常敏感,他们在家庭中经常谈论政治,甚至当你遇到熟人时也是如此,这与德国人不同。”她的母亲经常问她和她的兄弟姐妹哪个政党代表什么。“她从我们这里了解后去投票,尽管她自己从未真正学好德语。”

投票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让我在德国有家的感觉,有归属感。

Sevgi Sanna, 职员

https://www.deutschland.de/en/2021-bundestag-elections

“德语知识太少”曾是Amina Chebli很长时间内无法去投票的原因。这位40岁的摩洛哥人已经在德国生活了20年,2013年入籍。Amina Chebli有四个孩子,最大的孩子18岁,最小的5岁。她说:“我是一名家庭主妇。”但她也是一名体育方面的融入志愿专员,在新冠大流行期间,她在莱茵-美因地区把有移民背景的妇女从狭小的公寓里招呼出来,让她们可以锻炼身体,做一些运动。与家人、朋友和邻居在一起时,她经常谈论投票给哪个党最好。但是,“每个人说的都不一样!”她来自一个政治参与很积极的家庭:她哥哥是摩洛哥市长。期间,她德语学得更好些了,想在这次联邦议院选举中投出她第一张选票。尽管如此,她还有一个改进建议:“我希望获得更多用阿拉伯语书写的党派信息。”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