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避难所

对乌克兰的援助形式多样。在法兰克福,一家企业为难民租下了一家宾馆。我们走访了那里。

法兰克福市民为这个儿童游戏室慷慨捐赠
法兰克福市民为这个儿童游戏室慷慨捐赠 WISAG-Stiftung

Juliia Suleymanova和她的两个孩子已经逃离乌克兰好多天了。他们在第聂伯罗(Dnipro)等了好几个小时才挤上开往西方的列车。再没有地方放行李,“我们把行李扔了”,她说。她的一个孩子挤丢了。她当时十分惊慌,直到她得知孩子在另一节车厢和一个女性朋友在一起。对这趟旅行的回忆几乎令人无法忍受:连续数日都没法睡觉,也没有水,一直挤在人满为患的车厢里。几周前她还在乌克兰建设部工作,正值人生中年。现在她是被安置在法兰克福一个曾经的会展宾馆内的400名乌克兰难民之一。三月中旬,这些妇女儿童搬进了服务性企业Wigas租下的这座宾馆,现在Wigas和它的儿童救助基金会KiWIS共同运营这家宾馆。所有房间都住满了。双人房里面最多住了四个人,按照亲属关系远近和儿童年龄来安排。

德国邻居帮助难民

“提供帮助的意愿空前高涨”,KiWIS的负责人Annette Gümbel博士指出。城里的人们希望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提供帮助:在宾馆入口处,贴着家长们组织足球聚会的通知。在宾馆曾经的保健区堆满了捐赠品。旁边是孩子们的游戏室。“一个法兰克福孩子写了一封信,绑在一个玩偶上,亲自送了过来,特别可爱”,WISAG的新闻发言人Jana Eggert女士说到。甚至有人捐赠了乌克兰语的书籍,也有各种棋盘游戏、纸和笔。“一位逃亡母亲是乌克兰的艺术教师”,Eggert说。“她在这里开设绘画课程”。这里不久将通过以前只用作商业宣介的投影仪播放一部儿童电影。Gümbel讲述了那些正在参加网课的孩子们的情况,他们的老师一部分还留在乌克兰。

法兰克福展览馆旁的WISAG大楼
法兰克福展览馆旁的WISAG大楼 WISAG-Stiftung

难民们想要工作

许多难民想要做事,想要工作的愿望特别强烈:Suleymanova怀念她在第聂伯罗(Dnipro)的工作,那份工作带她去了全世界很多地方。但是她说:“我只想回家。”现在乌克兰的战争迫使她待在法兰克福,她还没找到工作。她不是个例,Gümbel认为。“妇女们每天都在问,她们何时能工作”。不管怎样,她很快开始了通过线上语言班学习德语,这会方便她接下来与各个政府机关打交道,方便她找工作,也方便她在法兰克福宾馆这个对她和其他许多人而言在德国的第一个住所里的生活。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