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的权利”

Riccardo Simonetti (里卡多·西蒙内蒂)希望启迪人们变得更加宽容。他多年来为了酷儿群体而投身于媒体工作。

Riccardo Simonetti致力于让欧洲变得更宽容。
Riccardo Simonetti致力于让欧洲变得更宽容。 picture alliance/dpa

人和人的思想塑造了德国。我们通过#GermanyinPerson 活动为你们介绍德国不同的人物。我们向你们展现,这些不同背景的人如何以他们的观点塑造社会。

他是欧洲议会的 LGBTQ 特别大使、活动家、艺人、畅销书作家和主持人:Riccardo Simonetti 已成为德国媒体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今天,选择定居柏林的Simonetti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让 LGBTQ 社区有更高的显示度。

你在巴伐利亚的一个小城长大。你进入媒体世界的第一步是什么?
我很早就意识到,我感兴趣的那些东西,与我同年龄的男孩很少会有兴趣。例如,男孩如果想玩洋娃娃是很可耻的,而我就一直很喜欢玩。我注意到,只要你与其他所有人的行为方式有任何不同,你就会受到不同的对待。这一点产生很大的影响,因为一方面,你需要学会充分地研究你的环境,从而知道你必须做什么才能“生存”;另一方面,你需要学会耍诡计,从而得到你真正想要的东西。

有时你会问自己,你是否真的想一直通过“诡计”来获得本来就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东西:做自己的权利。这是一个伴随我整个青年时代的基本问题。后来我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写小故事,讲述自己的经历和我想实现的目标。我很快注意到,我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这让我有一种成就感,并激励我继续往前走。我的博客变得越来越成功,我甚至被邀请参加活动来讲述这一切。

你什么时候做出决定,致力于利用你的成功来提高酷儿群体的显示度?
我注意到我们生活在两个阵营中。一个阵营是超级宽容和善解人意的,另一个阵营完全不想听到这些。我认为有一点很重要:不要继续适应这种分裂成两个阵营的社会,从而不断让有些人受到歧视。

如果不能通过我的成就改善人们的境遇,那这样的成功又有什么用?如果我不能让事情变得更好,那这一切就毫无价值。你必须成为一个不停唠叨的酷儿,不断提醒人们这个话题并没过时。在两个社会阵营之间建立对话非常重要,这是一项我迄今仍在倾力而为的使命。

你在农村长大,现在住在城市中。城乡之间是否存在宽容度的落差?
例如,当我访问日托中心后在 Instagram 上发帖时,会有成千上万的恐同和恐跨评论劈头盖脸向我砸来。当你读这些评论时,你会觉得这些人是居住在农村的某个地方,不常接触社会的多样性,但事实并非如此。他们是住在柏林米特区的和我同龄的年轻人,但他们却仍然有那样的心态。

如果我们认为不宽容和仇恨总是在远离我们的地方发生,这是有隐患的。这些人是和我们一起去购物或与我们一起乘火车的人。并不存在一条同性恋恐惧症停止或开始的地域边界。因此,一个重要的目标是:让不宽容的人认识到,自己的心态不仅不对,而且实际上是在违反法律。

不宽容的人必须认识到,他们实际上是在违反法律

Riccardo Simonetti

当欧洲议会为你提供 LGBTQ 特使这个职位时,你有何感受?
对我来说,成为欧盟LGBTQ 大使这个决定并非易事。我考虑过,这是否对我有益,会不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一段时间之后我才接受了这个名誉职位。但是,如果我能为 LGBTQ 话题获得更多的社会关注做出贡献,并且我可以向人们展示其他国家的状况,我就有必要这么做。 因为我知道,没有多少人能得到我今天这样的机会。而且,这当然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近年来,德国社会对待酷儿群体的态度有变化吗?
我们错过了对待酷儿群体的态度成为主流的时刻。20世纪90 年代初期,Kurt Cobain(科特·柯本)穿着一件连衣裙,发表了自己是女性主义者的声明。他因此被誉为摇滚明星。但街头酷儿人群的生活现实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因为社会并没有真正地去倾听他的声音。

30 年后,说唱歌手 Kid Cudi (卡迪小子)穿着一件连衣裙,人们再次为他欢呼。但这一次仍然没有人思考这是否会改变酷儿人群的生活现实。这样的事一遍又一遍地重演,但人们一次又一次地错过去倾听和理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们的工作是确保历史不再重演,至少让某些声明进入主流。

你们可以在我们的Instagram频道找到更多有趣的人物和有关活动的信息。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