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许多人的命运产生积极影响”

健康、人道和人权 -- Michael von Ungern-Sternberg大使谈德国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的任务。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日内瓦举行的会议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日内瓦举行的会议 UN Photo/Jean-Marc Ferre

日内瓦被视为联合国的运行中心。Michael von Ungern-Sternberg(米夏埃尔·冯·昂格恩-斯腾伯格)大使谈德国对当最紧迫问题的贡献。

Botschafter Ungern-Sternberg
Michael von Ungern-Sternberg Kay Nietfeld/dpa-Zentralbild/dpa

von Ungern-Sternberg(冯·昂格恩-斯腾伯格)大使先生,冷战时期,日内瓦曾是著名的秘密会晤和特工接头的中心,是大型和平会谈的秀场。今天这座城市代表着什么?
这个联合国驻地不像纽约那么容易描述。在纽约,联合国大会、安理会和秘书处形成清晰的结构。而日内瓦是许多国际组织的驻地,它们有时有截然不同的任务、使命和历史,这里也常常举行和平谈判。

是否能看出它们有某种共同点,还是说就是随机的集合?
粗略地说,日内瓦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和人权的中心,主要涵盖健康、人道主义和社会性这些主题,它们涵盖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很大一部分内容。日内瓦被视为联合国的运行中心。

必须为保障人权而奋斗。

Michael von Ungern-Sternberg,德国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大使

它是一个独立的联合国中心吗?
日内瓦是联合国大家庭的一部分,但也包括拥有完全独立决策机构的组织,如国际劳工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这意味着,日内瓦的工作是对纽约的补充,简而言之,后者更多关注和平与安全问题,而这里则更多关注刚才所说的社会和人道主义问题,以及贸易问题。

德国年初再次成为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这对您的工作而言是否并不那么重要?
不能这么说。当然,与之直接相关的工作是在纽约开展,但德国计划在任期内致力于那些过去并不被认为是安理会常规主题的问题,如人权和气候保护,因为我们广义地理解安全这个概念。在那些人权得不到尊重的国家,发生危机的风险特别大,这种明确的关联是我们想要在安理会进一步强调的。因为一部分相关组织位于日内瓦,所以安理会成员国的工作也需要我们的参与。我们希望拉近日内瓦和纽约之间的距离。

您强调了人权这个关键词。人权理事会的工作常常被批评是软弱的,甚至是毫无成果的。您如何看待这个机构?
我们不这么认为。当然,我们必须不断努力使人权获得尊重,正因如此,我们把这个主题列入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的工作计划。但人权理事会是过时的和无效的这种说法,我认为是错误的。几年前随着一次重大改革,它取代了之前的人权委员会,西方世界在其中的权重有所降低。这是一些人提出批评的原因。

您不认可这种批评?
我认为,在日内瓦占主导的观点是:人权理事会自此获得了更大的可信度和更高的权威。现在我们拥有过去不曾有的机制,来改善世界各地的人权状况。

比如有哪些机制?
比如“普遍定期审议”,即所谓的“UPR程序”。这是一种诞生于2007年的审查程序,每个国家都必须定期接受审议。德国和柬埔寨、卢旺达、中国、沙特阿拉伯一样接受审查,美国也是如此。继2009年和2013年之后,最近一次审查是在2018年。有可能侵犯人权的行为,如如何对待移民、性别平等等等,都将受到非常仔细的调查。而在下一次审查时,这个国家必须报告上次审查后所采取的行动。

面对世界贸易和难民危机、人权和全球流行病,德国在日内瓦发出怎样特殊的声音?
我们试图在许多领域做出建设性的贡献,因为正如刚才所说的,我们认为非传统安全因素是非常重要的,而它们正是日内瓦的工作内容。在当前世界形势下,我们显然必须在防范工作上做得更好。目前我们是双边人道主义援助的第二大给予国,我们每次都会与这里的20至30家组织密切合作。

您是否能预见未来几个月你们会为什么事忙碌?
百分百的预见是不可能的,联合国是世界的缩影,目前很不安宁。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会继续忙于贸易问题和也门局势,那里存在令人难以想象的人道主义危机。幸运的是,也门局势出现转机,2018年底在瑞士举行的谈判所取得的进展必须得到巩固。在日内瓦,作为德国人,我们当然只是参与者,但我们想为拯救更多人做出贡献。

采访人:Friederike Bauer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