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德国的新冠猎手

在针对Covid-19的疫苗研发中,BiontechCurevac两家公司引人注目。在这里可以了解到这两家公司为何优秀。

Corona
BioNTech SE 2020

医学家Ugur Sahin 和Özlem Türeci原本没有打算成立一家疫苗生产公司。当这两位既是生活上又是工作中的伴侣的美因茨大学的科学家在2007年秋天向投资人介绍他们成立一家新的药企的想法时,涉及的还完全是其他方面的内容。他们的父母从土耳其来到德国。他们最初计划通过他们的公司Biontech彻底革新癌症医学。投资人对此很感兴趣。因为在当时,比起研究一种针对由病毒传播引起的肺病的疫苗,一种新的癌症治疗手段似乎是更有前途也更有收益的目标。

当Covid-19首次被确诊,并且中国科学家在2020年1月公布了新冠疫苗的基因序列以后,这一切突然变了。在美因茨的Biontech中心的Ugur Sahin和Özlem Türeci没有太多犹豫,就决定开启一个新的研究项目,并为之命名“Lightspeed”(光速)。这听似夸张,却是一个正确的描述。因为仅在几周以后,Biontech就在实验室找到了符合预期的合适的高效物质。他们在春天就开始了对上万个参与者的临床测试,在11月已经取得非常积极的成果。12月以来,许多不同的国家都在进行疫苗竞赛,希望就此战胜这次疫情。

仅在德国就有26个项目

一个新的疫苗的研发通常需要几年。而这次在不足12个月的时间内就成功了。世界卫生组织(WHO)共统计了大约240项新冠疫苗研发项目,其中26项在德国。Bion¬tech是最快实现目标的。BNT 162b2疫苗虽然是和分部遍布全球的美国大型制药公司辉瑞合作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但是它的知识产权却属于美因茨的Ugur Sahin和Özlem Türeci的初创公司Biontech,

Vorbereitung einer Impfung
picture alliance/dpa

该公司比辉瑞小很多,而且之前从未有过一种药品能上市。Biontech的成功有两点值得关注。一是,这个领域的一位新人超越了经验丰富的国际知名疫苗生产者,如法国的赛诺菲,英国的葛兰素史克和阿斯利康。二是以此证明了一项新的技术,也就是所谓的RNA-递送系统(m-RNA)的使用,比其他长期在试验的方法具有更大的优势。

Biontech使用新的方法:m-RNA

Biontech的新冠疫苗是全世界第一个获得批准的使用这种方法的药品。其所使用的核糖核酸,是带着遗传信息的DNA(脱氧核糖核酸)的一种相同类型,它给身体提供基因的序列编码,使身体能自己对抗病毒和其他疾病。它是Ugur Sahin和Özlem Türeci多年来苦心研究的用于他们新的癌症药的一种方法。

但是在德国,美因茨的这两位研究者-企业家并不是唯一研究这一技术的人。在美因茨西南250公里的图宾根有一家生物技术企业Curevac,它由分子生物学家Ingmar Hoerr于2000年创立。Hoerr是最早的一位m-RNA先锋。他的公司从一开始就完全致力于研究这项技术的各种可能性。而且他也早就计划,用此技术研发一款新冠疫苗。德国联邦政府因此以不同寻常的方式以3亿欧元参资该公司,以确保这家公司持久地留在德国。但是它在准入和进入市场之路上的进展却不如Biontech公司迅速。在此期间,为了继续研发自己的疫苗CVnCoV,Curevac和德国药企巨头拜耳公司开展了合作。它也和英国的葛兰素史克公司合作。据说会在2021年中有临床成果,在最好的情况下,Curevac公司的CVnCoV疫苗随后也会获得准入许可。

研究成果提升股票价值

Curevac 和Biontech公司凭借去年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的努力成为了德国最有名的生物制药企业。它们还有更多有趣的共同点。两家公司的大部分股份都属于德国的亿万富翁:SAP的创始人Dietmar Hopp多年来都是Curevac的大股东,药企老板Thomas和 Andreas Strüngmann 则是Biontech的创始投资人。这两家公司一直都和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有合作。Curevac和这个基金会一起研发抗疟疾和轮状病毒的疫苗,Biontech则想要促进抗结核病和艾滋病毒疫苗研究。两家公司最近都在纽约的科技板纳斯达克挂牌,Curevac在纳斯达克1月中旬的市值为约180亿美元,Biontech为近250亿美元。

科技部资助研究

德国科技部最终为Curevac和Biontech公司投入巨额资助金,旨在加速新冠疫苗的研发和生产。它准备向这个特别计划在2020和2021年共计投入7.5亿欧元。在这个计划中科技部还支持显然不太有名的第三家企业:来自萨克森-安哈尔特州德绍的IDT生物制药公司。该企业成立于1921年,属于一个企业家家庭,一般受其他大型药企委托生产药品,现在则开始尝试研发一款自己的疫苗。对此它采用以一种几十年来用于疫苗培养的天花病毒株为基础的传统的方式。它的疫苗的准入流程最早于2021年底,估计2022年起才能启动。这不是光速。但是德绍的疫苗以后某一天能比美因茨的BNT 162b2和图宾根的CVnCoV更便捷地生产和更易于使用。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