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全能人才

如何为航天训练未来的宇航员?欧洲航天局培训师Laura Winterling(劳拉·温特林)讲述她的工作。

Laura Winterling在进入欧洲航天局之前曾攻读物理专业。
Laura Winterling在进入欧洲航天局之前曾攻读物理专业。 spacetimeconcepts

访问一次国际空间站ISS,是Laura Winterling的梦想。她曾在欧洲航天局ESA担任了十年宇航员教练。如今她独立从业,通过讲座和在科隆宇航员中心担任导游传播自己的知识。

Winterling女士,您作为宇航员教练的工作是怎样的?

我们训练宇航员学习如何在国际空间站ISS生活。为此,欧洲航天局在科隆宇航员中心一比一地复制了ISS的所有房间。这样,宇航员就能与他们的教练一起在不同的房间进行练习,比如当空气供应突然失灵时应当怎么做,或者通风井是如何工作的。

宇航员教练与宇航员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教练人员当然是其所在领域的专家,并且在技术上非常出色,但也仅限于此。而宇航员并非如此。我们要找的并不是专家,而是全能人才。宇航员教练虽然在自己的专业上很出色,但所受训练的广度却不够。在空间站,宇航员必须具备一切能力:煮咖啡、洗衣服、做实验、执行出舱任务、进行访谈 – 简言之,要会一切。

如何才能成为宇航员?

就像其他所有的遴选过程一样。提出申请,然后由一个评估中心进行评估 -- 就像我们所了解的其他申请程序。遴选的依据是初步训练情况和纪律、所具备的知识,以及一点好运气。许多宇航员已经是获得认可的科学家,或曾在联邦国防军工作过,例如担任过飞行员。团队合作精神也很重要,毕竟宇航员们要在狭小的空间共同生活相对较长时间。

德国宇航员Alexander Gerst(亚历山大·格斯特)在ISS期间在社交媒体上非常活跃。社交媒体是否改变了航天?

宇航员可以从窗户看到地球上发生的一切,看到我们美丽的星球,但也能看到亚马逊的雨林大火以及袭击美国大陆的飓风。这是一个大多数人无法拥有的视角。宇航员能通过社交媒体与地球上的人们实时分享自己的所见,从而为他们提供一个观察自己星球的新视角,我觉得这很棒。

我们将来可以期待的欧洲航天局最大的太空项目是什么?

欧洲参加了2024年的登月计划,因此我们将看到欧洲人登陆月球。对所有未能目睹1969年人类首次登陆的人来说,这的确是令人兴奋的。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