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向路德的漫漫征途

Martin Luther(马丁·路德)是一个旅行者,在德国的许多地方都能寻觅到他的踪迹。但这位宗教改革家仍然还是一个未解之谜。

这家人的父亲与妻子和孩子一同站在路德小屋中。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我再讲最后一遍。”他已经说了好几遍要往哪看才能看到墙上传说中的墨渍,但儿子还是没有找到。“好吧:看到那条木凳了吗?顺着木凳一直往上看,然后往左一点点。”它就在那里:那就是那个故事说的地方:魔鬼曾经在瓦尔特堡的这间工作室里向马丁·路德显形,这位宗教改革家则向他掷去一个墨水瓶。男孩满意地点了点头,于是父亲显然也对自己形象生动的历史课颇为得意。不过得继续往前走了,狭小的房间外已经有下一拨参观者在等候。

追寻路德足迹,正是这个目的吸引着许多人前往埃森纳赫附近的瓦尔特堡,以及这位宗教改革开拓者到过的其他地方。明年的兴致将会尤其高昂:届时将迎来路德发布95条论纲500周年。这个行动不仅给教会,给生活的其他领域,也给路德本人带来了巨变,他从此被视为异端。因为他在1521年的沃尔姆斯帝国议会上拒绝反悔,他的支持者们策划了一次绑架,把他送到瓦尔特堡这里保护起来。

2017年,将会有一辆当年载着路德隆隆驶过密密森林的那种木制马车放置在瓦尔特堡的庭院中。“我们找到了仿制这种马车的特殊工艺”,Günter Schuchardt(君特·舒哈尔特)欣喜地说。他在这里担任城堡上尉已经20多年。这个头衔其实并非恰当的职业描述,而是更富有历史含义 --  这位鼻子上深深地架着眼镜的谨慎男子,并没有什么军人风范,不过作为德国唯一的城堡上尉,他还是很合适的。毕竟他的职业可不仅仅是“博物馆馆长”。Schuchardt同时还是一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的守卫者、文化传播者和旅游专家。

身兼数职的他很乐意指出,在众多的路德纪念地中,瓦尔特堡是到访人数最多的:每年约有35万人来此一游,其中超过六分之一来自国外,主要是美国、荷、比、卢和东欧各国的游客。他们来到图林根,登上俯瞰埃森纳赫的这座与德国历史如此紧密联系的瓦尔特堡。当然不全是,但无疑主要是为了路德。他在这里以“约克贵族”之名隐居近一年,用11周的时间把《新约》译成德文。

上尉先生,这件工作的意义如何体现呢?Schuchardt谈起了计划2017年在瓦尔特堡举办的国家特别展览,这是德国三大路德展览之一。他还介绍了独一无二的历史展品,还有3D打印的时代象征。不过他也要把关于路德的问题转给日常生活中的人们:在视频访谈中会请他们讲一下,这个伟大的改革者今天对他们意味着什么。Schuchardt很想知道这个举动会有什么收获。“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每一代人都有自己对路德的理解。”

这不足为奇。在追寻路德足迹的路上你会很快发现,想要获得关于这个人的全面、真实的印象,是多么困难。你为此必须跑很多地方,主要是在图林根和萨克森-安哈尔特两州,收集大量的碎片。而到最终你会断定,这些碎片拼不到一起。

在距离瓦尔特堡50公里的埃尔富特,也有这样的道具。1501年路德在这里开始大学学业。几年后,在狂风暴雨中,他满怀死亡的恐惧发誓成为僧侣。之后他进入了奥古斯丁派修道院。这所修道院如今像一座孤岛,静静地矗立在老城的喧嚣中。现在这里也接待住宿游客,承办商务会议,但路德在这里度过了三年循规蹈矩的修士生活。而且作为见习修士的路德在遵守教规方面应当是尤其严格的,无论对待他人还是对待自己。这如何能与热爱生活的路德相符?他本是那么喜欢呼朋引伴,他爱喝啤酒不仅是为了斋戒,他的家里总是高朋满座!

这样的路德,可以在维滕贝格遇见。他在这个易北河畔的城市里执教,并获得了神学博士学位。他在这里娶了曾经是修女的Katharina von Bora(卡塔琳娜·冯·博拉)。他们与六个子女共同居住的克雷金路上的住房,是来到这个城市的访客的主要目的地之一。自此以后,那里又历尽了多少沧桑,但修复者还是成功地保留下了一些东西。在路德故居,2017年也会举办国家特别展览。

而在维滕贝格老城的另一端,还有一处路德纪念地也再度呈现出它最美的一面:那就是王宫教堂。1517年,据称路德就是在这座教堂的大门上钉上了他的95条论纲。在周年纪念前夕,这座教堂进行了全面修缮。Uwe Rähmer(乌韦·拉梅尔)规划和主持了内部的修缮工作 -- 工程耗时约六年,要求精确还原历史,耐心查阅资料。“需要更换的地方,我们都根据原始资料来做”,Rähmer说,他所查阅的资料有古旧的建筑日记等。

在这座教堂之外,修缮工作者Rähmer还与路德有什么联系?打开他在萨克森大勒尔斯多夫的企业的网页就可以看到。在主页之前的启动页上,Rähmer发表了另一个看法。“请开口说话”,他在那里写道。他抨击了该地区不久前发生的袭击难民营事件。这令人想起路德的“这是我的立场” -- 但下一个矛盾马上又出现了。因为路德不仅仅代表英勇无畏、独立思考和公民勇气的某种形式 -- 路德也是一个反犹主义者。

Astrid Mühlmann(阿斯特丽德·穆尔曼)也在着手研究这位宗教改革家性格中的对立面。她是国家“路德2017”事务处主任,她表示,“路德的个性非常分裂”。这位法律工作者能听懂每一场相关主题的历史学家讨论会。她轻松而又投入地谈起路德现象,谈起他对语言、社会体系和文化的影响。她很有说服力地把路德称为早期的营销天才,把宗教改革称为最早的大型媒体事件。

这一阵,Mühlmann正在德国和国外为纪念年的活动做宣传 -- 最近甚至还去了莱比锡的天主教大会。她说,在那里也就最初有一两个与会者闹了一些不愉快,但总的看来氛围是很开放的。其实今天与宗教改革时代也有些类似:“极端的人自然是有的,但也有许多人对他感兴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