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许多向上的空间”

心理学教授Jule Specht(尤勒·施佩希特)致力于科学政策,她呼吁德国进一步加强性别平等。

33岁的Jule Specht在洪堡大学做研究。
33岁的Jule Specht在洪堡大学做研究。 Jens Gyarmaty

Specht教授,德国学术界的女性状况如何?

在许多地方,我们始终能感受到德国学术界中对女性的系统性歧视。幸运的是,德国社会和学术界的大多数人已经意识到机会均等这个问题。近年来,女性的状况也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但是在德国,女性的学术生涯通常比男性更艰难,这是事实。在国际比较中,德国在教授群体中的女性比例等方面处于劣势,而在学术界,薪酬的性别差异也很大。因此,仍然有很大的改善空间。必须大大加强现有的女教授计划等措施,以加速学术系统的改善。

在不同的职业等级上,机会均等的情况如何?

女性比例随等级升高而降低。在所有学科的大学生和之后的博士阶段中,我们都有平衡的性别比例。大断层出现在博士后阶段,学术界在这一阶段流失了许多优秀女性。

原因是什么?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与其他国家相比,德国学术体系的博士后阶段非常长。教授的平均受聘年龄要到42岁,因此在取得博士学位和获得教授聘任之间存在一个很长的不确定阶段。前途不明、必须频繁换大学,这对许多人来说并不具有吸引力,因此她们选择离开学术界或出国。在某些情况下,相对于女性,人们会认为具有相同资历的男性更能胜任教授职位,或者所采用的评价标准就已经带有性别偏见。

要怎么做才能促进性别平衡?

我认为,我们应当在德国进一步推进终身教授制等国际成熟的晋升道路,这条道路可以在博士毕业学位后尽早开始,并且如果表现出色会有一个无限期的未来。

采访人:Bettina Mittelstraß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