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冠时期的新闻自由

独立的新闻业:新冠危机对新闻自由有哪些影响,德国如何致力于新闻自由。

新冠时期的新闻业
新冠时期的新闻业 picture alliance/dpa

自新冠全球大流行开始,世界各地记者的工作发生了变化:禁足令和居家办公增加了与访谈对象联系的难度,与同事的交流大部分只能通过电话和视频电话。

在很多国家,危机首先影响了新闻自由。如“无国界记者”提醒,一些政府不发布关于大流行规模的信息,他们试图控制新闻报道或者甚至自己散布虚假新闻。据该非政府组织称,记者在工作时受到阻挠、攻击、审讯甚至遭到逮捕。

人们必须能够从多样信息源获取信息。

“无国界记者”负责人Christian Mihr

“鉴于急剧发展的世界疫情,人们必须能够从多样信息源获取信息,并且能够责问政府的行动”,“无国界记者”负责人Christian Mihr说。在不久前公布的2020年新闻自由榜单中,德国位于第11位。根据该调查,具有最好新闻自由条件的是挪威、芬兰和丹麦。

 

Freedom of the Press Worldwide 2020
©RSF

 

在德国,新闻自由被写入《基本法》,联邦德国在世界范围致力于新闻自由。德国是新闻自由联盟(Media Freedom Coalition)成员,该联盟于202047日呼吁所有国家保护获取自由媒体的通道,支持自由的信息交流。“我们对有些国家试图利用这次危机对自由和独立媒体采取不合适的限制感到担忧”,这份呼吁书写道。除了德国,加拿大、立陶宛、荷兰、英国和美国也在这个呼吁上签了字。

公法广播媒体获得创纪录收看数字

自新冠全球大流行开始,很多德国媒体都针对人们对病毒相关新闻的兴趣进行了调整。此外,很多媒体还把记者改变了的工作方式--如居家办公或以更小的团队等变得透明,并以此获得公信力。越是在危机时期,德国用户越愿意收看具有传统可信度的媒体,如日报或者公法广播媒体,这是埃尔福特大学Cosmo调查中得出的结果。特别是德国公法广播媒体自全球大流行爆发以来,获得了创纪录的收看数字。

卫生部门的网站也有很高的访问频率,包括较新的媒体形式,如北德广播制作的病毒学家Christian Drosten的播客。问卷调查的受访人员对社交媒体和在线新闻网页的信任度最低。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