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工作如蜗牛般缓慢前行”

在乌克兰担任欧安组织观察员:Herta Eckert讲述和平如何重回卢甘斯克。

Herta Eckert在卢甘斯喀Stanystia桥上。
Herta Eckert在卢甘斯喀Stanystia桥上。 OSCE

我在乌克兰担任欧安组织观察员始于20153月,当时我乘车从基辅前往该国东部非战斗地区。我们乘坐装甲车穿过前线,不久到达卢甘斯克,我的第一印象是:这里看起来根本没有那么糟糕,街上人们还在正常生活。

但我很快注意到并不全是这样的。与冲突前相比,街道是空空荡荡的,商店的货架也一样,很少能看到带着孩子的家庭。当时还常常能听到政府军和非政府组织之间发生的武装冲突。如今交火的前线就在卢甘斯克城外几公里处,城市本身则在非政府武装手中。

我的主要任务是记录违背停火协议的情形,一旦基础设施,如水管或电线等受损,就要着手修复。因此我们常常奔波于双方的前线或后方。我们一般不带武器。虽然如今的状况要比2015年大大好转,但仍总是会有平民伤亡,往往是由于触雷。

和平工作慢得像蜗牛,但蜗牛也还是在动的。

欧安组织观察员Herta Eckert

和平工作就像蜗牛,慢得往往令人沮丧。但蜗牛也还是在动的。比如在卢甘斯克有座桥在2015年被毁,此后若要从政府控制地区前往非政府武装控制地区的话,唯一的道路就是一条只能步行通过的简陋木栈道,对老弱病残来说尤其难以通行。

然而许多人在前线的两边都有家人和亲友。不久前,经过长达几年的谈判,交战双方在这座桥的周边地区解除武装,如今桥的重建已慢慢开始。亲历此事很令人感动。

我为不同组织从事和平工作已有20多年。最初是上世纪90年代在波黑。这么多年来我体会到了:世界各地的人都向往安全,希望自己的孩子有未来。与人打交道是我工作中最美的部分,尤其是当他们说“你们来这里真好”的时候。

在我看来,和平就意味着人道,而这正是我们所带来的。在这里的前线,在我到达不久后,我们认识了一个六岁小女孩。她和爷爷住在一起,每次巡逻条件允许的时候都会来看我们。如今索尼娅在卢甘斯克上寄宿学校。我和同事们说:谁知道呢,也许这个小女孩有一天会成为自己国家的总统,还能回想起欧安组织。”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