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可能让冲突激化”

武装冲突在新冠全球大流行中继续有增无减,和平与冲突研究人员Nicole Deitelhoff说。

利比亚:戴着口罩的战士
利比亚:戴着口罩的战士 dpa/pa

世界范围的危机和冲突是Nicole Deitelhoff教授的研究主题——到目前为止,新冠全球大流行几乎没有产生任何作用。这位政治学者说,这种情况会改变。Nicole Deitelhoff是莱布尼茨研究所黑森和平与冲突研究基金会(HSFK)的负责人。在接受 deutschland.de 采访时,她谈到了新冠时期的危机。

Deitelhoff 教授,戴着口罩的武装战斗人员——新冠疫情中可以看到来自危机地区的这种画面,作为一个和平与冲突的研究者,这触发了您什么想法?

主要是沮丧。许多冲突地区的战斗有增无减,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愈演愈烈,看到这些非常令人沮丧。我们观察到,冲突各方利用新冠大流行来获取领土或追求政治目标。联合国秘书长António Guterres曾呼吁全球停火以保护平民。遗憾的是,只有小部分冲突真正临时停火,例如5月底在阿富汗。在大多数冲突中,战斗依然在继续,例如在叙利亚或也门。

迄今为止,卫生话题在和平与冲突研究中发挥了什么作用?

当然,它曾经不是一个核心的研究主题。由于发展与和平之间的普遍联系,卫生议题更多是起到间接的作用。重要的发展指标包括婴儿死亡率和疫苗接种率等方面。当然在新冠疫情之前也有流行病,它们在研究中发挥着边缘作用。但它们从未达到我们不得不把其看成是冲突根源的程度。这种情况随着新冠疫情发生了变化——和平与冲突研究对这个主题变得更加敏感。

在视频聊天中,很难实现妥协。

Nicole Deitelhoff,莱布尼茨研究所黑森和平与冲突研究基金会负责人

新冠大流行如何改变着冲突?

新冠大流行的一个特点是封锁。接触禁令和限制在冲突中表现得很明显,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在脆弱的冲突后社会,由于安全部队不得不从该地区撤出,暴力再次爆发,例如在拉丁美洲。第二,联合国使命团面临压力,因为维和人员无法离开基地。第三,几乎无法继续进行调解或危机外交。在视频聊天中,很难实现妥协。冲突双方可能在不愉快的情况下干脆按下关机按钮。

所以,外交手段在新冠大流行中很困难?

对于外交而言,放弃面对面交流是很困难的。这取决于能否将言语之外的手势、面部表情等其他因素考虑在内——例如,能否认识到在哪些方面仍有让步的可能。用虚拟方式交换信息很容易,但建立信任就困难多了。

我相信,新冠疫情也可能成为德国外交的大好机会。

Nicole Deitelhoff,莱布尼茨研究所黑森和平与冲突研究基金会负责人

这对德国和欧洲的外交政策中的活动空间意味着什么?

我相信,新冠疫情也可能成为德国外交的一个大好机会,因为德国外交长期以来就致力于民事危机预防。新冠疫情就是这样的运用案例:人们不能用武器来对抗大流行病。人们需要的不是最好的军事战略,而是最好的重振战略。德国外交和外交政策在这方面有很多经验和专长。在这场大流行病中,德国在欧盟和“欧洲团队倡议”的范围内采取了非常有力的行动。民事预防和危机后续恢复问题越是凸显,德国和欧洲就越能在世界政治舞台上发挥作用。

您说,新冠疫情更会激化冲突。那么认为大流行病也能促成团结、促成冲突各方让步,这样的想法是否有点幼稚?

根本问题是,冲突局势通常是非常异质的:卷入冲突的不仅仅是一个或两个国家的冲突方。在最近的许多特别激烈的冲突中,我们一方面面对的是不同的非国家暴力行动者,另一方面面对的是一个——往往是非常压制型的国家——或几个国家的外部干预。以利比亚为例:在那里,国际公认的政府正在与非国家的敌对挑战者作战。其中之一是哈夫塔尔将军指挥的民兵,他们得到了俄罗斯的武器和雇佣军支持。在这种情况下,有效实行道德呼吁的可能性非常有限。

 

政治学家Nicole Deitelhoff, HSFK负责人
政治学家Nicole Deitelhoff, HSFK负责人 Uwe Dettmar

也就是说完全没有理由乐观?

就国际冲突而言,很遗憾没有。真正能采取一些行动的是欧盟。在过去的三个月里,我们看到了一个惊人的动向,例如对共同债务的隐性让步,尽管是在法律协议的狭窄范围内。这里发展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活力,这是半年前人们完全无法预料到的。因此,间接地产生了积极的影响:那些对法律规制秩序感兴趣的可能的调解者会在危机中得到加强。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