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和捍卫民主

在危机时期,教育可以成为“游戏规则改变者”。乌克兰自由大学校长Maria Pryshlak(玛利亚·普莱希莱克)解释了原因。

玛丽亚-普里什拉克教授,乌克兰自由大学校长
玛丽亚-普里什拉克教授,乌克兰自由大学校长

乌克兰自由大学(UFU)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1945年以来,它的校址一直在慕尼黑。校长 Maria Pryshlak教授解释了,乌克兰自由大学如何面对乌克兰战争,以及在这样一个时期教育为什么尤其重要。

乌克兰战争对贵校有何影响?

战争摧毁了乌克兰自由大学的所有常态。正常的大学生活早已被疫情打乱,而战争使大学生活彻底陷入停顿。我们的冬季学期被迫中断,因为我们在乌克兰的老师和学生大部分时间都在防空洞里度过。他们中有不少人立即就到国民卫队报到,我们在慕尼黑的一些学生也返回乌克兰参军。学校管理部门立即开始艰难地撤离学生和教师 -- 至少撤离那些能够离开乌克兰的人。对于其他人,我们尝试撤离他们的家人。

实体图书馆一瞥
实体图书馆一瞥 picture alliance/dpa

乌克兰自由大学如何帮助乌克兰难民?

我们大学为融合过程提供支持,并为社会和就业机构的支持提供必要的信息。我们启动了一项教育和心理计划,以帮助母亲和儿童克服逃亡所造成的创伤。我们还开设了一个帮助中心,为难民提供法律信息以及心理、社会和劳动法等方面的咨询和支持。

乌克兰自由大学能为它的学生和教职员工做些什么?

学校管理部门接受了对乌克兰的难民援助人道主义援助任务,组织筹集救护车、药品、食物和衣物等。在长达数月的时间里,我们关心的不再是教育问题,而是人道主义援助。如今,这所大学在两方面同时开展工作 -- 一方面是难民援助和对乌克兰的援助,另一方面是学生培养。大学为两手空空抵达慕尼黑的学生和教师提供必要的衣物和电脑,以便他们能够顺利开展学术工作。

但这只是援助的部分内容。我们帮助我们的学生寻找住宿,发放奖学金,开设德语课程,提供就业指导,以及为受创伤的人提供心理疏导。

乌克兰自由大学背后的理念是为学生提供“基于西方价值观”的学习的机会。在当前这样的时期,这个理念发挥怎样的作用?

如果我们所说的“西方价值观”是指自由、正义、人权、公民责任 -- 这一切都是民主的根本性基础 -- 那么,促进西方价值观在今天就非常重要,未来也将始终如此。教育是一种途径,它使知情的、积极的公民有能力捍卫和保护民主。

大学生是民主最好的守护者和支持者。

乌克兰自由大学校长Maria Pryshlak教授

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的战争是自由、人权和民主与俄罗斯帝国主义、专制主义、无视自由、人权和国家主权这两者之间的战争。俄罗斯政府利用虚假信息在欧洲播下社会撕裂的种子,支持极端主义团体,以加剧不满、挑拨离间、煽动冲突,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

教育能如何抵抗这些虚假信息的影响?

通过教育使人拥有批判性的头脑,能够独立思考并具有公民义务和责任感,这样他们就不会轻易地被错误信息所迷惑,也不会形成“从众心理”,或听信空洞、虚假的口号。具有这种教育背景的人是民主最好的守护者和支持者,他们洞察一切侵蚀民主价值观的企图,保护我们宝贵的自由。

慕尼黑的乌克兰自由大学
慕尼黑的乌克兰自由大学 picture alliance/dpa

© www.deutschland.de

Du möchtest regelmäßig Informationen über Deutschland bekommen? Hier geht’s zur Anmeld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