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德语,说德语

学德语正当其道,德语证书考试和其他证书一样广受追捧,其理由是充分的,譬如说德国的经济实力。

Eric Audras/Onoky - German Language

德语证书考试

这是德语证书中的王牌:文教部长联席会议的德语证书考试(DSD)。DSD自1974年起就已经存在,至今是国外中小学校“德语作为外国语”唯一认可的考试,对于公立和私立学校都是如此。相比其他语言证书,该证书纳入学校课程可以更深入了解国情和文学。每年有超过65个国家的5.6万名以上的学生参加DSD考试,DSD二级证书可以证明,持有人已经具备足够在德国高校留学的德语知识。

 

在歌德学院学德语

没有在德国海外学校学习德语的人,可以在歌德学院在世界各地提供的种类繁多的课程中寻找合适的课程。和DSD一样,歌德学院证书考试的水平级别与欧洲语言共同参考框架(GER)相互对应,最高级证书,即“歌德证书C2 :大德语证书”,和DSD二级证书一样被德国高校认可为足够的德语知识证明。

 

经济

 “一种语言作为外语的吸引力更多取决于说这种语言的人的经济实力而非人数”,语言学者Ulrich Ammon说道。“根据所有母语者共同创造的国民生产总值计算,德语位居所有语言第三位”,这位杜伊斯堡-埃森大学前任教授继续说。德国经济吸引力的一个生动例子是目前的南欧,包括双轨制职业教育体制在内的德国培训措施在那里引发了极大的兴趣,德国联邦总理Angela Merkel(安格拉·默克尔)在2011年访问西班牙之时提到了德国的专业人才荒,参加歌德学院语言班的学员人数马上飙升。

 

科学与文化

在20世纪上半叶之前,国际科学界很难绕开德语,各个领域的国外研究人员都必须学习德语才有话语权。现在情况已经不再如此了。如今,英语已经占据将近90%的自然科学出版物,而德语只有1%。但德语在人文社科领域的作用犹在:如果想要认真研究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马克思的《资本论》、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或者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等经典,必须学习德语。文化艺术同样如此。从Friedrich Hölderlin(弗里德里希·荷尔德林)到Herta Müller(赫塔·米勒)的文学精品都最好是读原著,这是不言而喻的。学习或喜爱古典音乐的人也会学德语,以便理解莫扎特的歌剧或者舒伯特的歌曲。

 

互联网

德语在互联网上确立了地位:虽然全世界大多数网页都是用英语书写,到2014年7月就足有55.7%,但德语的也有6.1%,排在网页语言第二名,接下来是俄语、日语、西班牙语和法语。

 

德语作为母语和第二语言

全世界大约有1.2亿人以德语为母语,约1.3亿人以德语为母语或第二语言。将德语作为第二语言的群体例如有在德国生活的移民背景的人群,他们在家讲父母的语言,但在日常生活中讲德语。估计有1亿人以德语作为外语。

德语是7个欧洲国家的官方语言:德国、瑞士、奥地利、卢森堡、列支敦士登、比利时(东比利时地区)和意大利(南蒂罗尔地区)。它也是8个欧洲国家认可的少数民族语言:比利时、意大利、丹麦、波兰、罗马尼亚、斯洛伐克、捷克和匈牙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