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兴趣爱好玩成了职业”

他们的日常工作就是电脑游戏:三位年轻人介绍自己在柏林游戏学院的培训经历。

dpa

德国。柏林游戏学院是欧洲产出最多的游戏工场,17年里开发了300多个大学生项目。一位程序员、一位美工和一位制作人讲述每个电脑游戏的背后藏着多少看不见的工作。

Martin Reumund,游戏程序员

Martin Reumund,29岁

游戏程序员的培训是怎样的?

我们学习网络编程以编写专用的引擎,还学习移动设备的游戏逻辑和编程。每上完一周的课,我们就组队用一周的时间开发一种游戏,这时候大家就坐到了一起:设计师、美工、制作人和程序员。

完成一个游戏需要多久?

一般需要两年或更久,看游戏大小。在学院里,我们每个项目总是只有半年时间,要让游戏成熟到可以投放市场,这点时间实在是不够。不过我们正在尝试完成一个为期两个学期的项目“Super Dashmatch”,如果能够成功,也许会对日后的求职有些用处。

您在进入游戏学院之前是做什么的?

我大学学的是建筑专业,在数字印刷行业做了三年的媒体设计和团队负责人。我也一直是个劲头十足的游戏玩家,决心进入这个行当工作。我就这样把爱好玩成了职业。

Zoe Leandra Nagel,27岁,数字设计师

Zoe Leandra Nagel,27岁

作为数字美工,您是否是游戏开发团队中的“艺术家”?

如果指的是构思,就可以这么说。我们要在最开始的时候设计角色外形,例如头发是什么颜色,穿什么衣服,周边环境什么样。要想出些东西来。

然后把想象体现在纸面和屏幕上?

是的,这一步如今主要是通过3D程序来实现。我们在学院里学的就是这个。我曾接受过传统动画的培训,就像在老的迪士尼电影里那样,每一个动作都是手绘拍摄的。如今我们用鼠标和平板来创作虚拟画面,这就不是只要能画画就能干的了!要能使用3D程序,首先要会技术。

什么是一位好的数字美工必须学会的?

和摄影等其他创造性职业没什么两样。得守住截稿日期,接受论资排辈,还要能够在团队中工作。尤其是在构思阶段,会有许多讨论和反复。比如我们要创造的角色已经有别人想到过了,比如对于“我们想要个女孩”这种说法,有的人想的是像劳拉·克劳馥(《古墓丽影》)这样的肌肉女,有人想的却是海蒂这样的乖乖女。要在其中找到一个解决方案,是很大的挑战。

Mandy Goetz,26岁,制作人

Mandy Goetz,26岁

游戏制作人的任务是什么?

那些富有创意的同事们不大喜欢做的事情,都由我来做:我负责确保成本和时间计划得到遵守,其最佳状况可以被描述为“及时”、“预算内”和“保证质量”。我很喜欢用一个比喻来形容自己的工作:美工、设计师和程序员走在路上,我跑前跑后关照,确保一切顺利前进。消除途中出现的障碍就是我的任务。

听着感觉责任很大啊。

没错。游戏制作人必须跟踪一个游戏从构思到发布的全过程,事无巨细,面面俱到。这要求一定的生活经验和权威。我在进入学院之前已经完成了两个培训,分别是酒店经理和商务人员培训。此后我做过会计和人事工作。这无疑给我带来好处。作为游戏制作人,我也得以把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结合到一起:游戏、组织和核算。

您在游戏学院学的是什么?

成本与风险管理、项目管理,此外还有关于知识产权和许可证的各种知识。要在工作中做出正确决策,就需要懂得这些。在紧张的情况下,把握全局、保持清醒头脑是非常重要的。不能怕冲突,必须清楚地进行沟通,有时候还要拿出权威。同时,我觉得积极的个人形象也非常重要。我把自己看作是伴随者。

 

来自德国的游戏开发者 www.deutschland.de

柏林游戏学院 www.games-academy.de

柏林国际游戏周 www.gamesweekberlin.com

 

© www.deutschlan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