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决权

有时病人无法再做决定。因此德国有生前遗嘱和器官捐赠证。

2020年1月,德国人申领了74万份器官捐献证。
2020年1月,德国人申领了74万份器官捐献证。 picture alliance / Geisler-Fotopress

如果我患了重病或是绝症,我希望如何处置?我想要在死后捐献器官吗?德国卫生体系给予人们自决的空间。无论是通过生前遗嘱还是器官捐献证:在德国,人们自己决定想要如何处置。

器官捐献证

器官捐献证上注明死亡后是否允许医生摘除器官和组织。德国联邦健康教育中心(BZgA)的一项调查显示,2018年有36%的德国人拥有这样的捐献证。在德国,器官捐献适用“同意方案”。若想在死后捐献器官,必须主动做出正面决定。2019年,德国有932人在死后捐献了自己的器官。平均每位捐献者能以此挽救三名重病人的生命。很可惜这还不够。在德国,有9000多人正在等待捐献者的器官。

因此,联邦卫生部长Jens Spahn(延斯·史潘)于2019年提出“双重反对方案”。其想法是,让所有人都成为潜在的器官捐献者,除非在生前提出反对。但联邦议会20201月否决了这个方案。现在,Spahn致力于向民众提供更充分的信息来实现这个目的。20201月已显现出初步成果:74万人申领了器官捐献证,超过2019年月平均申领量的两倍。

生前遗嘱

这是人生最困难的问题之一:如果我身患绝症或遭遇严重事故,我希望如何处置?通常,此时患者已无法自行表达自己的意愿。针对这样的情况,德国有生前遗嘱。人们能通过这种方式明确规定届时由医生执行的处置意愿。比如,我是否想在死亡过程中接受生命维持措施?以及,我想在哪里离开这个世界?

新冠危机以来,对传统的生前遗嘱又有新的补充。通过生前遗嘱,人们可以明确身患Covid-19重症时可以采取哪些措施。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