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保护基本权利”

一个协会为争取平等权利或言论自由而走上法庭。协会会长Ulf Buermeyer解释了其中的动机。

Ulf Buermeyer,自由权利协会会长
Ulf Buermeyer,自由权利协会会长 GFF/Paul Lovis Wagner

Buermeyer先生,自由权利协会GFF)有哪些关切?
从某种程度上说,自由权利协会是保障《基本法法律保护。基本权利无法自行贯彻,它需要有人将案件提交法院,使基本权利在实践中生效。

您能举个例子吗?
联邦情报局曾经被允许在很大程度上监控那些不在德国居住、
不拥有德国护照的人。然而,自由权利协会认为,我们宪法规定的基本权利适用于所有人,涉及保护不受德国当局监控时必定是如此。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向联邦宪法法院提出上诉,法院于20205出了对我们有利的裁决。

如同此案,你们的很多案例都及到数字和数据保护领域
是的,但我们要全面保护基本权利,所以我们也要反对歧视等。例如,自由权利协会起诉了巴伐利亚州的一个协会,该协会每年的钓鱼比赛只允许男性参加。我们通过起诉支持了一位想参与该比赛的女性。男女权利平等是《基本法》规定的,也必须适用于各协会。地方法院已经做出了对我们有利的裁决,但该协会提出了申诉,看事态会如何发展

在德国,由于新冠疫情,人们在进行关于限制基本权利是否恰当的讨论。您的立场是什么?
我认为应对新冠危机的政治对策大体上是符合基本权利的。当然,自由权利协会从一开始就在仔细观察,并对各种措施进行 “基本权利检查”。肯定有个别决定太过了。有人说,疫情中《基本法》被废除,不过这种指责完全是无稽之谈。无论是否有新冠疫情,我都不得不遗憾地指出,我们仍然在一些方面看到了大的缺陷,例如在防止监视方面。我希望这种情况会有所改变。自由权利协会也想为基本权利在这一领域获得更多重要性而做出贡献。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