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民主的未来

民主作为国家形式:您将在联邦总统Frank-Walter-Steinmeier的这篇独家杂文中读到,民主的力量在哪里。

Frank-Walter Steinmeier
Frank-Walter Steinmeier dpa

如今人们被问及民主的未来,或是思考未来民主呈现何种形态,很快就会发现自己被忧虑的灵魂所包围,包括记者、政治学家、历史学家和政治家:“民主已临深渊”-- 这样的或类似的标题充斥着封面和书架。一些人认为我们面临的是一场生存危机,另一些人则认为我们已经进入后民主时代。

事实上,我们观察并感受到了引发这些忧虑的现象:对威权不断滋长的迷恋、对自由主义成果的质疑、对政党和政治家的不满,以及愈演愈烈的贬低政治及其机构的语言暴力 -- 大西洋两岸的人们都经历着这一切。有些事仿佛发生在安全距离之外,但是在这个我们所生活的全球化的世界中,它们从不会离我们足够遥远,以至于对我们不再产生任何影响。

民主的力量不在于它的使命感,而在于其自我批判和自我改良的能力。

谁若是在这个政治秩序遭受如此巨大压力的时代思考民主的未来,就必然会面对这个问题:如果需要的是快速决策,那些有时十分漫长的民主程序是否还适用?气候危机是否还等得及民主?对难民危机、饥荒及资源危机而言,民主结构是否过于繁琐?技术变革、文化矛盾、社会不公和生态问题是否令民主机构难以招架?

热情与果断

如果每个政治问题都变成人类的问题,并要寻找全球性的解决方案,那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许多人面对这么多的危机感到不堪重负甚至无望。逃避和警报虽然没什么用,但这些反应是可以理解的。因此我的建议是:现在,恰恰就是在生态问题迫在眉睫之时,我们必须防止贬低以民主应对危险的、事关人类生死存亡的巨大挑战的可能性。我们不可以追随那些承诺能挥剑劈开无解的戈耳狄俄斯之结的人,因为挥剑时可能还会毁坏许多绳结之外的东西。同样,我们还应避免在民主中相互离间:例如把走上街头的年轻人的热情和果断与民主机构所谓的对程序的痴迷和清醒的缓慢对立起来。此时,我们恰恰需要懂得如何运用只有民主的国家形式才能给予我们的东西:携手解开这个结的空间。在这里,热情和果断与对话的意愿和理性同样都有一席之地。民主人士必须两者兼备:彻底的理解对方的意愿和满怀热情的理智。

革新的力量

如果我们在展望民主的未来之前先回顾一下它的历史,就一定会发现,对民主的挑衅和质疑根本不是一个新现象。早在人们发现气候变化之前,就已经存在需要勇气和宏大尺度才能找到解决之道的灾难、战争和全球性问题。而我们也同样会发现,恰恰是在面临严峻挑战之时,民主被证明是富有执行力和生命力的。我甚至要把怀疑者的问题反过来:还有哪种国家形式拥有这样的革新和不断改良的力量 -- 恰恰是因为它允许犯错和纠错?在这个独裁者和自封的强人越来越自信地登上世界舞台的时代,我建议民主人士保持冷静的认识:民主的力量不在于它的使命感,而在于其自我批判和自我改良的能力。

甚至像代表和参与这样的民主核心功能也不是不可改变的伟大事物。它们也受到持续的民主性变革的影响。政党 -- 在德国尤其是所谓的人民党 -- 目前正逐步失去社会支持,新的运动、新的参与形式、新的行为体,在公开辩论文化中寻找着自己的位置,尤其是在网络上。但在所有这一切中,他们绝对没有表现出对政治的全面怨恨。相反:我们生活在高度政治化的时代。否则就无法解释最近的公民社会运动“周五为未来”(Fridays for Future)。

我并不想解除警报,也不想刻意弱化那些挑衅和离心力。不,在这个时代我们决不能认为,我们 -- 在德国、在欧洲、在西方联盟中 -- 已经一劳永逸地实现了民主,我们必须重新学会为民主而斗争。

民主人士的信心

这是因为开放的民主程序无疑也有其无法克服的危险和边界。民主要么是自由的,要么就不是民主。没有人权和公民权,没有法治和对少数群体的保护,就没有民主。德国的历史就表明了:谁若是愿意出卖这些权利,他就将最终失去民主。我们的历史表明了:没有有信念、有勇气的民主人士,民主就无法存续。

我们德国走向自由民主的道路错综复杂、充满矛盾,有过致命的弯路和深渊。在20世纪犯下罪行之后,如果没有我们的邻国和世界上的伙伴给予的支持和信任,德国的民主之路是无法想象的。而如果没有我们国家自身启蒙、自由和民主的根基,民主之路也无法想象。今年,我们德国人庆祝魏玛宪法一百周年、《基本法》七十周年、和平革命和柏林墙倒塌三十周年。

我相信,我们可以为这样的传承感到骄傲,同时也不忽视那些深渊。并且,我们能够意识到破坏文明的历史责任,也不否认我们为我们国家如愿取得的成就而感到欣喜。这是开明的、民主的爱国主义的核心,它既不是胜利凯旋的月桂花环,也不是忍辱负重的荆棘冠冕。民主的爱国主义也不是舒适的靠枕,而是一种持续的激励,对所有那些不说“最好的时光已经过去”而说“我们想要,并且能够创造更好的未来”的人的激励。这是民主人士的信心 -- 愿我们和我们在世界各地的民主伙伴们都能拥有这样的态度。

联邦总统FRANK-WALTER STEINMEIER

2017年2月,Frank-Walter Steinmeier当选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第十二任联邦总统。此前,他曾于2005年至2009年以及2013年至2017年两次担任联邦外交部长一职。在上述时段之间,他曾任社民党联邦议会党团主席。他尤其致力于民主这一主题:2017年以来,身为联邦总统,他定期邀请学术界、政界、文化界、经济界和公民社会领域的德国和其他国家的对话伙伴参加“关于民主未来的总统府论坛”。

© www.deutschland.de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regular information about Germany? Subscribe here: